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金融频道>金融资讯
分享

今年以来,银行业持续严监管态势。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上半年,央行、国家金融监管总局及其派驻机构共对商业银行(不包含个人)开出约1152张罚单,涉及商业银行主体约380家,罚款总金额超过7.2亿元。

整体上看,严监管收到了一定成效。与去年同期相比,上半年银行业的罚单数量和罚没金额均有所下降,行业的违法违规行为也明显收敛。截至目前,商业银行超千万元的罚单仅有2张,去年同期则有14张。

分类来看,信贷领域仍是上半年银行业罚单的“多发区”,占比超过一半。此外,商业银行罚单还较多地涉及风险控制、审慎经营等领域。

高额罚单减至2张

证券时报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上半年,在银行业收到的罚单中,处罚金额超千万元的仅有2张,较2023年同期的14张大幅减少。

其中,华东地区某银行因存在违规向小微企业收取费用、违规开展委托贷款业务、贷款风险分类不准确等15项违法违规行为,监管部门于1月对其做出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合计1495.13万元的处罚;另一家华南地区某银行则因2019年前后存在公司治理和信贷、理财等业务问题,于5月被监管部门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合计6723.98万元。

千万元级的“天价”罚单数量骤降,百万元级罚单仍不在少数。数据显示,上半年监管部门对商业银行开出158张超百万元的罚单,其中农商行收到的数量明显高于其他类商业银行。因此,农商行上半年被处罚的总金额也最高,383张罚单累计罚额超2亿元。累计罚额在农商行之后的是股份行、城商行、国有大行,分别为约1.85亿元、1.56亿元、1.52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国有大行收到的罚单数量与正处重点整改的农商行不相上下,罚单数量达381张;城商行、股份行紧随其后,分别领取罚单187张、163张;政策性银行、外资行的罚单数量则均未过百。

招联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是机构、人员最多的两类商业银行,在金融强监管趋势下,罚单的绝对数量相对较多。“金融管理部门对金融机构的集中检查往往是阶段性的,比如集中一段时间对某一些银行进行检查和处罚。因此,短时间内的罚单分布情况并不能完全准确地反映金融机构的合规情况。”他说。

“整体上看,大行的业务流程更规范,但国有大行规模基数大、机构网点多、业务种类繁杂,从统计的角度看很容易成为罚单大户。”星图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薛洪言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农商行大部分未上市,治理结构薄弱,在信息审计和信息披露等方面也存在短板,信息的不透明导致内外部监督受阻,易引发一系列潜在问题。

信贷是罚单“多发区”

在上述千余张罚单中,“信贷业务违规”是高频词,共有542张罚单涉及该违规行为。

以农商行为例,上半年该类银行收到的383张罚单中,有210张罚单的事由涉及信贷业务违规,占比超过50%。其中,宁波鄞州农村商业银行因信贷业务违规、存款业务违规、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等问题,被监管部门罚款560万元,这也是上半年农商行受罚金额最高的罚单。

董希淼认为,信贷业务是商业银行最基本的业务,笔数多、流程长、办理也频繁,比较容易触及合规方面的问题。对银行而言,针对贷款资金用途、流向的监控是一个老大难问题。

“与其他商业银行相比,部分农商银行的全面风险管理比较薄弱,客户群体相对下沉,信贷合规方面的内部约束和外部挑战更大。”董希淼称,特别是在贷款“三查”、资金流向、贷后管理等方面,农商行的短板较多,更容易受到监管部门处罚。

内控管理仍待加强

此外,“内控管理未形成有效风险控制”,也是上半年银行业触及罚单下发的高频原因,约有374张罚单涉及该项违规。

今年以来,商业银行不断升级风控措施,前有全行业开展“沉睡卡”唤醒的行动,后有大行叫停“无卡取款”业务的举动,为何风控领域还是罚单频仍?

“内控管理不到位,表面上是内部监督不力,本质上则是信息不透明和治理结构不完善,导致内外部监督受阻。”薛洪言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从应对措施上看,仍应将推动银行信息披露的透明化、规范化放在重要位置,若缺乏基于信息披露的内外部监督,再完善的制度都可能因不被执行而失去意义。

“近年来,银行业收到的罚单不断,这是监管趋严的必然结果,并不意味着银行业合规经营的倒退。恰恰相反,在严监管之下,潜在问题与风险更容易被暴露,倒逼银行越来越重视合规经营。”薛洪言说。

责任编辑:庄婷婷

最新金融资讯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以点带面 推动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
?